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如此糊涂(续篇)》 正文

《如此糊涂(续篇)》

2023-09-29 04:12:43 来源:如手如足网 作者:休闲 点击:710次
您当前位置: >  > 偶像电影剧本 > 如此糊涂(续篇)

纪玲和梁世宏站在露台西侧的电影围墙护栏前看风景。

环城路上的剧本路灯亮了,映衬在西北天际的糊涂精品久久久福利视频,精品久久久国产福利晚霞里。近处贯通西东的续篇马路上,路上行驶过的电影车辆小了,路侧人行道上的剧本人影也模糊了。

纪玲说:“都说孩子的糊涂梦想是需要有想象力的,但还是续篇要看是谁家的孩子了。那时候觉得我姑姑的电影骑行车小,我脚蹬在车子里露着头和车把一样高,剧本有一辆小单车就是糊涂我很久远的梦想,如今共享单车已经遍地开花了。续篇”

梁世宏说:“现在生活的电影速度都在赶超着许多人的梦想,甚至根本来不及做梦已经实现了。剧本”

纪玲笑着说:“这要感谢你们这些造梦人了。糊涂世宏,生物制药也是在造梦,你说,你怎么会树立这么崇高的远大梦想,真话,真话!是真的很佩服。”

梁世宏笑着说:“是因为我们生物制药团队的梦想起点高,我只是个跟班的,跟着团队为生活、为生命充满渴望的人们造帆远航,心怀梦想、心感自豪而已。”

纪玲笑着说:“你知道吗,00年我跟着同学跑的地方有多远吗?就是那个天边照明灯暗的地方。我和同学就被她的表姐带到了这个地方,那是她表姐的家。那时那里的平房还冒着炊烟,我们在附近的果园中摘果子,返回的路上还能闻到平房里阵阵飘来的煮中药的香味儿,这种香味让人想起吃药,不会让人感到畏惧。所以你的工作一定充满了感知想象,这种工作环境充满的调剂,一定是身心愉悦的。”

梁世宏笑着说:“你去过的地方还有后来吗?”

纪玲笑着说:“回到家因为担心我跑丢了,我老妈把我胳膊上的肉都拧青了。一场令人恐怖的噩梦。”

梁世宏听着失声的笑了,说:“现在很难再见到炊烟升起了。当初的小伙伴是不是也没有了音信啊?你们再见过面吗?”

纪玲说:“没有了,这个地方已经起高楼了。她们一定生活的很努力,不知道现在融汇到哪个城市了。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快,哪里还有机会认识什么闰土啊?”

48

外 夜幕降临

面对着一片坡形的绿地,徐刚和陶湛湛,坐在街道景观的花坛水泥台上。

已有点醉意的陶湛湛在唱歌。

陶湛湛唱到:“叫我怎么能不难过,你劝我灭了心中的火,我还能够怎么说,怎么说都是错.....”

陶湛湛唱的停顿时刻,掂起身边台子上放的酒瓶,喝了一口。

手支在台子上的徐刚笑着夺过陶湛湛手中的酒瓶说:“你喝不完了是吧?”然后拿起酒瓶对着嘴,把瓶子的酒一饮而尽。

陶湛湛笑着接着唱:“你对我说,放弃就是解脱.....”

徐刚的电话响了,拿出手机看看,问着陶湛湛:“陶薇薇的电话,你的电话不会还开着静音吧?”

徐刚开始接电话:“......在啊,我们在吉利园乘凉呢,不信你来看吗?”

徐刚关了电话对陶湛湛说:“她不信我们在乘凉,我们在打游戏,她肯定相信。”

陶湛湛接着自己的演唱:“只是,爱要怎么说出口.....”

49

外 晚 路灯,

陶薇薇和一个老先生从出租车上下来,陶薇薇一眼就看见吉利园草坪上,坐着的徐刚和陶湛湛。

陶微微陪着老先生来到了徐刚和陶湛湛坐的景观花坛边。

陶湛湛还在唱歌。

徐刚对着老先生打着招呼:“爷爷。”

老先生笑着说:“这是怎么啦?这么兴奋,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陶湛湛带点醉意的说:“爷爷,我们没事,今晚我就不陪你去你家住了,免得影响你休息。我和徐刚今天去朋友家睡。”

老先生说:“那怎么行啊?喝了酒我更应该看着你了。徐刚你开车了没有啊?”

徐刚说:“爷爷你放心吧,我不开车。”

老先生说:“那家里的人也不放心啊,走我送你回家。”

徐刚说:“不用不用。”

陶薇薇说:“爷爷,纪玲姐给我的有电话,我打电话叫她来吧!”

陶薇薇走到一边儿去拨打电话。

徐刚笑着看着湛湛说:“城门失火殃及鱼池了。”

老先生笑着说:“啊,湛湛,刚才听到你在唱歌,还接着唱吧,反正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

徐刚笑着说:“唱吧,待会儿该问你指尖掠过谁的温柔了?”

陶湛湛笑着说:“我、怕问吗?”

陶湛湛又开始接着唱歌:“只是爱要怎么说出口,我的心里好难受.....”

50

(1)外 夜 步行街装饰灯闪烁

纪玲和梁世宏坐在夜市的一家门店的摊位上吃水果甜点。

纪玲开始接电话。

(2)外 夜晚的灯光灿烂

大马路上的车辆穿梭往来。

51

(1)外 夜晚 路灯

一辆出租车在小区1栋高楼前停车,纪玲,梁世宏,徐刚从出租车上下来。

梁世宏说:“纪玲,我就不上去了,我在下面等你。”

纪玲叫着出租车的师傅等一下,然后对梁世宏说:“世宏,你先回去吧,太晚了,你妈要担心了。”

梁志宏做着叫出租车开走的手势,笑着对纪玲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舅舅的车已经来了,我等你。”

纪玲看着出租车离开,然后对梁世宏笑笑便和徐刚一起上楼了。

(2)楼层电梯间 灯

徐刚手扶着电梯的门框,纪玲要扶他进电梯,徐刚说:“我自己走,我自己走,我只是胃里有点难受。”徐刚自己进了电梯。

纪玲说:“难受也不能吐到电梯里。我真是服你了,还学会戒酒浇愁啦!你是不是铁了心、准备在全家人的幸福生活指数上栓蚂蚱,让家里人天天跟着你蹦哒!我现在就想虐待你。”

徐刚忍不住笑了。

两个人出了电梯来到家门前,纪玲敲门。

(3)客厅 灯

纪海燕来开门。

客厅里的电视开着。

徐刚笑着喊着说:“妈!”看老爹并没有在客厅里,他笑着又说:“我老爹呢,睡了吗?”

纪海燕笑着说:“问他干啥?准备让我去叫醒他捶死你?”她又看着纪玲笑着叫道说:“玲玲,”

纪玲说:“啊,姑姑,我走了,下面我约的有车等我。”

纪海燕说:“那我送你下楼。”

徐刚已忍不住跑进卫生间,开始呕吐起来。”

纪玲说:“不用了,你去看看徐刚吧。”

纪玲伸手把门关上了。

(4)外 夜晚 路灯

梁世宏和纪玲坐进前来接送的精品久久久福利视频,精品久久久国产福利轿车里面。

前来接送的车子转着驶出了社区的大门口,驶向了街道,融入了大马路的车流里。

52

别墅客厅 日

纪海燕站在窗前调试着伸缩杆的长度,安装着玻璃擦在擦窗户。

梁世宏的母亲周雯,站在窗外的花架前在修剪盆景。

周雯从院子外进入客厅。

周雯笑着对纪海燕说:“总感觉手指头上扎了个绒毛刺儿。”

周雯找出了针线盒,站在窗边用食指轻触手指,然后开始去挑刺。

纪海燕说:“周姐,用不用我帮忙?”

周雯说:“不用不用,这刺儿,我只能感觉着去挑。”

纪海燕说:“周姐,你养的花真漂亮。”

周雯说:“漂亮吗?说说喜欢哪几盆儿?我送你。”

纪海燕说:“不用不用,家里养的几盆花,都是我家那口子玩的,我从小生活在乡下,花花草草见得多了,所以在家里养些花花草草,很是没有耐心,开花少不说,样子看着也很委屈。”

周雯笑着说:“大自然的风光好啊,看着你的样子,你在乡下的生活一定不会枯燥。海燕,我心里有个想法说出来,不知道你支持不支持。我听世宏说,纪玲的爸爸现在就在乡下生活,在世宏上班走之前,你能不能组个团让我们去乡下感觉一下那里的田园气息,世宏心里一定有这样的愿望。海燕,如果你愿意成全我的心意,我的心思你一定不难猜到的。”

纪海燕笑着说:“周姐,既然你说话这么坦诚,那我说话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想问你,你真的满意世宏和纪玲做朋友吗?发展下去那真不是一般的朋友啊。”

周雯说:“海燕,我准备好了,我很欣赏现在许多父母生活的理念,正在衰老的人是我们,管不了他们一辈子。就算希望身边有孩子的陪伴,但还是希望留下彼此的空间,这空间有可能是住在一个城市,也可能同住一条街,再不济视频说个话!都眼少见为净,都有空间,可以静下心来。说不定生活中就能多点宽容,你说是不是?”

纪海燕笑着说:“周姐,你说得对,儿孙自有儿孙福,又不是三岁的小孩,要咱们操那么多心干嘛?既然你和世宏都没有嫌弃的心,想去我们乡下感受感受土气息,那就定个日子,全当成一次乡下度假游,我叫上纪玲随时奉陪。”

周雯说:“太好啦,明天、后天、这几天都行,到时候问问孩子们怎么安排。”

这时候梁世宏搬着两箱子水果桃,夏牡丹手提着袋水果随后,两个人进了客厅。

夏牡丹说:“亲姨,不是我不想动手,是我哥不求我帮忙。”

夏牡丹帮着梁世宏朝台架上放箱子,梁世宏说:“海燕阿姨,这是同学帮着买的,这箱桃子送你的。”

纪海燕:“世宏,这阿姨怎么好意思收啊,像以前一样走的时候带几个尝尝就行了。”

周雯笑着说:“海燕,别客气,这孩子脸皮薄,看你不给面子,以后再讨好你就有障碍了。”

夏牡丹说:“真的吗?如果是这样,海燕阿姨,你更应该让他锻炼锻炼了。看看看看,真有点脸红了,不逗你了。哥,走,洗桃子去。”

 

53

外 日,

远处东边的青山朦胧。

纪大光站在果园的一棵桃树前摘桃子,采摘的桃子装满了纸箱,纸箱装满了已不能封箱,然后搬起箱子,朝果园外停放的机动三轮车走。来到车前,挨着已经摆放在车箱上的几箱子水果桃子,顺序摆放。然后从车厢边儿,掂出一把铁锹抽出一个编织袋,去果园地边儿的红薯地附近,挖了几秧子花生,然后轻轻抖落根果间的泥土,蹲下把根茎上结的花生大把大把撸进编织袋里。

果园外的小路上,两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孩子脚蹬着成人的骑行小单车,朝着三轮车的方向而来。离纪大光的距离近了。

二宝叫着说:“五爷爷,你家来人了。”

纪大光提着编织袋回到三轮车前,笑着说:“啊,是你纪玲姑姑回来了是不是?”

小俊说:“还有好多人,还有好多车啊!”

纪大光笑着说:“好多,那有几辆车啊?”

小俊说:“两个,一个大的,一个小的。”

纪大光从纸箱子中拿出两个桃笑着说:“来,这两个好剥皮儿,先吃桃。我帮你们剥,还是你们自己来。”

两个小孩一起摇头,二宝说:“不吃了不吃了,五爷爷,你现在走不走?”

纪大光说:“走啊,你们前面走,我撵你们。”

小俊说:“五爷爷,你前面开车,我们追你。”

纪大光说:“不行不行,你们追着了我的尾巴,碰到了、我又看不见。我要追你们。”

二宝笑着说:“那好吧。”

纪大光开始发动车子。

二宝和小俊两人蹬上了自行车,架着膀子开始在小路上骑行。纪大光开三轮车开始在小路上跟行。

二宝和小俊骑行了一段距离,二宝回过头,看到纪大光慢悠悠的开着车子,落后了一大截儿,然后便停下车子,支上车子,一屁股坐在路边儿。

小俊也停下来了。小俊调转了单车,骑着回转到离纪大光距离近些,说道:“五爷爷,你开这么慢,你想不想走了?”

纪大光笑着说:“走,走,小俊,快去撵上二宝,我开始追你们了。”

 

54

(1)外 日

几户相邻的农家小院外,不规则的种着树。大树间用以行走的路面铺着细沙石,

挨着小院院墙的一颗树侧,一侧停靠着一辆8人座的商务型轿车,司机开着窗坐在车内看书另一侧停着徐刚的白色小轿车。

树冠成荫的树下围坐着年长的老人、孕妇、哄着幼儿的年轻母亲,拿着玩具嬉笑的六、七个儿童少年。做棋盘的石台桌上扔着拆封包装的玩具盒子。

(2)农家庭院  内 日

纪大光家的院子,大开院门。树冠在小院里的树荫下,纪玲,梁世宏,徐刚、陶湛湛,夏牡丹还有李姐,围坐在花色大理石的石桌前,在吃西瓜。

(3)屋房 室内 日

室内几件老式的家具,木式的沙发和木质的茶几还算时尚。

老徐坐在茶几前喝茶,茶几上摆着纪海燕和周雯喝过茶的茶杯。

纪海燕陪着周雯站在柜式家具前,看家具上方,墙面上悬挂着的相框老照片。

周雯拿起家具上摆放的一支笛子,看着上面赠战友题款的美工刻字。

纪海燕拿起另一具有着包装盒的笛子,笑着说:“这些都是当年老徐为了讨好我哥的赠品。”

老徐笑着说:“什么话啊?这沙发和茶几,也是我们战友家里淘汰下来的家具,你说这赠送谁不行?干嘛要赠战友?我们战友之间的情谊,出在女人口咋变了味儿呢?”

纪海燕忍不住笑了起来,周雯也跟着乐了。

(4)农家庭院 内 日

纪大光搬着一箱子桃子进了院子。几个孩子都随着纪玲站了起。

纪玲笑着说:“老爹,车子上还有几箱啊,用不用我们去帮忙?”

徐刚说:“舅舅,我去搬吗?”

纪大光笑着说:“已搬到你们车子里了,两个车子都有。桃子季都要过了,再等等你们不来,这里一筐的桃也没得吃了。”

“叔叔好!”夏牡丹跟着打招呼。

纪大光说:“好好,你们洗点桃子吃,待会儿领你们去后山下的农家乐去转转。”纪大光把箱子放在压井水台后的木桌上。

小俊端了一铁盘水煮花生,二宝端了一个铁盘儿红李子,进了院子。

纪玲招呼着小俊二宝来吃西瓜。

两个孩子把东西放在石桌上,笑着摇着头。

小俊叫着纪玲说:“姑姑,我的玩具呢?”

纪玲笑着说:“有啊,小妮没发给你们吗?”

二宝说:“她敢骗我们!”

二宝和小俊两个人朝院子外面走。

纪大光笑着说:“二宝,小俊,不准吵架,如果小妮儿她们想玩,让她们玩吧,明天五爷爷给你们找几个玩具回来,肯定比你姑买的好玩。”

院子门外跑进来一个小女孩,拿着两个玩具遥控车递给小俊和二宝,说:“又不是不给你们,小气。”

纪大光笑着像是在问纪玲:“你姑姑他们在房子吗?”然后朝房子里去。

 

纪玲去身后的棚子间,在厨房里找了个盆儿,挑些桃子准备洗,梁世宏跟在旁边帮忙。

夏牡丹走到压井泵前笑着说:“这东西我好像见过,要不要压点水出来?”然后抓住压井的压柄上下按了两下。

李姐和陶湛湛都走到近前看热闹。

徐刚进棚子间,提了半桶水出来,舀出一瓢水灌进压井器槽内,说道:“压吧!”

夏牡丹抓着压井器的压柄,上下按着,压井器上的水槽嘴上开始流出水,流进地面水泥砌的水槽,沿着水槽底部的出水口出来,又沿着细水沟流向院外。

夏牡丹笑着说:“好简单呀,谁还想来试试。”

李姐接过手试着按压了几下。夏牡丹看梁世宏站在棚子间的门框前,拿着一根电开关的绳子看上面吊着的一个东西,于是,凑了过来,看到的是一枚古钱币,笑着对徐刚说:“徐刚,你舅舅家有古董耶!”

徐刚笑着说:“什么古董,这里的人家谁家没有几个破玩意儿?”

陶湛湛笑着说:“啊,谁家都有吗?那你说说这、谁家最穷,咱们干脆去转这里行了,发现了个古董真的不虚此行。”

徐刚说:“啊,你做什么梦呢?家里有古董,还等着穷日子,等着你来啊!”

夏牡丹忍不住笑起来说:“徐刚,那可不一定,有不识货的呀。”

徐刚看到纪玲端着洗好的桃子出来,笑着说:“啊,这句话提醒我了,嗳,姐,我记得我姥姥有个好漂亮的雕花盒子,现在还在不在啊?”

纪玲扑哧笑了。

纪海燕一行人从屋里出来,听到徐刚的话笑着问:“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纪玲说:“姑姑,徐刚问咱们家有没有传家宝。”

纪海燕笑着说:“啊,有传家宝也是传老纪家的人啊,徐刚,有传家宝,你还准备改姓纪吗?”

徐刚笑着说:“妈,你又不是名门之后,连个家谱都没有!糊涂了一代又一代,你姓纪这么有自豪感吗?”

纪海燕笑着说:“怎么不能自豪啦?新中国翻身了一个世纪的中国人,不知道家谱的人又不是我一个,现在写也不晚呀!我、你老爹、你舅舅,我们是60后,你是90后,你们老徐家的家谱就从你开始写起,我来沾点光,你愿意写吗?如果你也难为情写不出来,就早点让我抱上个孙子,让我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行不行?”

纪大光笑着说:“徐刚,打击你妈妈,用双胞胎乘以2。”

纪海燕“哈哈哈”的笑起来,说:“4胞胎啊,?那还乘以2干什么?撒一把芝麻就会开门,冲出来一群芝麻孙袭击我算了!”

徐刚说:“停停,我去外面等你们。”徐刚隐忍着笑,从纪玲端的盘子上拿了一个桃子,咬一口,朝院子门外走。

周雯笑着说:“瞧把孩子说的都不好意思了。”

纪海燕说:“让他等吧,来来,吃了桃子我们再出发。”

55

外 日,

场圃园农庄

农庄内十几户民宿,墙白瓦绿,左右相错,绿树环绕,一片清新。

屋后绿植、菜田、花圃和不远处的青山相接。房屋前面不远处,景观树里夹道的路外,是大片的果树园,还可以看见有游客在园中采摘水果。

景观树林下零星的停放着游客的车辆。

(1)纪海燕一行人从景观树下出来,沿着绿植和花圃之间青砖铺成的路径一路说笑。

纪海燕说:“想不想听听我亮亮嗓子?”然后就亮开了嗓子唱道:“一树红花照碧海,一团火焰出水来,珊瑚树红春常在,风波浪里百花开。”唱了几句就停了下来。

夏牡丹说:“海燕阿姨,趁情绪这么到位,K歌一曲呀,来我给你录,李姐,来、录像机给我!”

纪海燕说:“好啊,好啊,星星沾着月亮的光,等一等啊,我找首歌。”

夏牡丹拿着录像机沿绿植之间的小路绕到了有图案的花圃池边,徐刚也拿着手机跟了上去。

夏牡丹说:“啊,海燕阿姨,后背侧面向东,要山的背景。”

纪海燕带上了耳机,手机放在了蓝色的上衣防晒衫的衬衣兜里。手脚做着上舞台的表演,唱起了黄梅戏(天女散花)。

纪海燕唱:“鲜花开放满天庭,万紫千红别有春,采得鲜花下人世,好分春色到凡尘.....”

纪大光对周雯说:“他周姨,要不你也唱上一曲开开心?”

周雯笑着说:“我哪行啊?唱歌跑调,哪敢玩什么K歌呀?”

老徐说:“是啊,他周姨,K歌上什么样的唱腔都有,不论唱的好不好,能在上面唱歌的人甭管日子过的难不难,总能找到唱歌的心情来滋润。”

周雯说:“是吗?那闲的时候开个K歌号玩一玩。”

纪海燕一曲歌罢,夏牡丹说:“海燕阿姨,再来一曲?”

纪海燕笑着说:“够了,够了,谢谢你了,牡丹。天热了,走走,凉亭的和树下喝茶去。”

夏牡丹看徐刚在用手机为自己拍照,然后她抬起相机开始拍徐刚,又转向了跟过来的陶湛湛和李姐,不经意间沿着景观规划的路径,这几个人就同纪大光和纪海燕一行人脱离出去,朝着一户民宿的土特产销售超市而来。

(2)

纪大光、纪海燕、老徐、周雯和她的司机,在最东边儿一户民宿,门匾上挂着茉莉农家风味小吃店前,找了一棵树下的茶桌坐下,说话聊天。

(3)左右相错,两户民居的相隔距离中,有盆景,有遮阳伞,有树影,屋后几棵大树间有一对儿可以荡玩的秋千。离秋千不远的树荫下,纪玲和梁世宏坐在了一张茶桌前,展开一张十字绣的绣品棋盘,开始在上面摆军旗子。前来上茶的是一位十几岁的小姑娘。

 

(4)而纪大光这一桌,前来上茶的是一位精明靓丽的中年女人,随后她又亲自上阵,端上水果和瓜子果盘伺候。

周雯喝了口茶,放茶杯在桌上,看着桌角边贴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二维码,笑着说:“纪大哥,这里的人已经开始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了?看来这里的生意真不错啊!”

纪大光说:“还可以吧,现在的人出来都是用手机在花钱,不跟上时代怎么能行,以前纪玲和海燕教我,我还感觉在家里用处不大呢,可眨眼的功夫现在就变成时髦货了。”

周雯笑着说:“那你种出来的东西在网上好卖吗?”

纪大光说:“我不用,加上流转别人的几亩地,我的果园还不到10来亩,几个老顾客包园来采摘,我图个什么省劲儿。”

纪海燕说:“周姐,你听明白了吗?我哥,就是那种得过且过的人才。年轻的时候也当过兵,早些年为了孩子读书,也算是出去打过工的人了,谁能说他没长过见识?哥,我今天终于相信,你这辈子大富大贵是没啥指望了,等身边的人都能过上富裕的日子,你就被别人带着富起来了。”

纪大光、老徐听着这话都被逗乐了。

周雯笑着说:“人生的志愿别人都很难强求,说不定纪大哥就愿意过这种桃李罗堂前的田园生活,况且,我们这些人现在也是来乡村度假的呀!”

老徐笑着说:“就是啊,现在在城里买房可以落户,待在美丽乡村别提落户了,买房也没有资格啊!海燕,不是我打击你,如果没有你哥哥现在扎根在农村,让你回娘家,住一回民宿,你算算要花多少钱吧?”

纪海燕笑着说:“我哥那房子也叫民宿吗?行,反正这回有机会出来了,你欣赏就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心里彻底放松放松,我也想歇歇脚了。帮几个孩子做饭的活,我到家就打电话介绍一个人转让了。周姐,今天我也在这里向你辞个工吧,如果有需要,我介绍个人,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她比我年轻,干活也比我利索。”

周雯笑着说:“海燕,看来你是家里的主心骨啊!行行,等世宏走了再说吧!”

56

外 日

在阿喜民宿的葡萄藤棚架下,夏牡丹、李姐、徐刚、陶湛湛4个人坐在一张茶桌前吃冰淇淋水果茶点。

夏牡丹女捋着的自己防晒衫的袖子,举着手臂去看胳膊上蚊虫咬出的一个痕迹。

夏牡丹说:“哎哟,应该穿件厚点的衣服。”

李姐从上衣兜里掏出两盒清凉油,放一盒在桌子上,准备去开手中的一盒。

陶湛湛拿起桌上的一盒清凉油说:“李姐,我来帮牡丹抹,我给她带点阳刚之气,免得蚊子总咬她不咬我们。”

陶湛湛打开清凉油的盒子,笑着看着夏牡丹。

夏牡丹说:“啊,给我送点阳刚之气?湛湛,你干嘛希望摸一摸女人的小肉肉?我自己不会动手吗?”

陶湛湛拿着打开清凉油的盒子,站起身,在夏牡丹身边单膝跪地,低头笑着,左手轻握着右手的手腕,右手贡献的清凉油的盒子。”

徐刚笑着开始跺脚。

夏牡丹和李姐忍不住都笑起来。

夏牡丹笑着用手指轻轻刮了一层清凉油,笑着说:“湛湛,你想看到我好惭愧呀!好,我收回我说过的话。”

陶湛湛笑着站起,重新回到座位,笑着说:“嗳,牡丹,刚才你拿着相机,我听到你在叹息,为什么呀?来这里玩儿,难道不能要风是风,要雨得雨了吗?”

夏牡丹故作吃惊的表情笑着说:“你咋知道啊?不仅是今天,突然感觉身边的人都不一般,我才是个名不经传,平平淡淡生活中一朵小浪花,没有一点儿新意,也找不到一点儿新意。”

徐刚笑着问:“牡丹,你想找什么新意呀?说说看,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找点灵感?”

夏牡丹说:“灵感?难道现在我们没有在一起吗?算了,让灵感通通见鬼去吧,有好朋友能一起出来玩儿,难道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来,听你们两个唱首歌,发布到网上去看看点击量。”

陶湛湛笑着说:“我们也唱不出新意呀,又不会填词,又想不出什么搞怪,发布到网上找蚕宝宝去啊,不用看,没流量。”

徐刚笑着说:“干嘛!给你面子,你端着什么架子啊?唱啊,你又不是不能唱歌,学着唱不行吗?还想追求什么流量啊?”

陶湛湛笑着说:“我想要流量咋啦?你不想吗?来,唱就唱,兄弟连心,其利断金。咕咚版樱树下的约定。”

陶湛湛先站出来,在茶桌外。

徐刚站起来说:“牡丹,来,准备给我们拍。”

陶湛湛和徐刚准备好。

陶湛湛唱,徐刚和他错开距离,两人舞动了起来。

 

57

外日,

梁志宏和纪玲坐在树荫下的茶桌前,两个人在吃醪糟汤圆羹。

茶桌上有摆上的一盘水煮花生。

梁世宏用汤勺,拨着白瓷碗中清汤上漂浮的薄如纸片的醪糟,笑着说:“这东西我还真喝不来,我只吃汤圆儿吧。不过,这醪糟能削得薄如纸片,我真没见过。”

纪玲说:“这是我喜欢中的味道,你干嘛强迫要和我吃的一样啊?要不换样东西吃。”

梁世宏笑着说:“不用不用,我能吃汤圆儿”

纪玲笑着说:“那待会再补点水煮花生吧,据说嫩嫩的水煮花生是很不错的营养补品。”

梁世宏笑着不语,舀了勺汤圆开始吃。

 

此时远处传来了笛子声

纪大光这一桌已摆上了下酒菜,纪大光,老徐喝白酒,小杯而饮。周雯和纪海燕喝羹汤。

周雯笑着说:“还有人这么有雅兴啊!纪大哥,在你家我也看见了有笛子,可惜没有带,若带来,真希望听听纪大哥的吹的笛子声。”

纪大光笑着说:“我那是瞎吹,哪能登上大雅之堂啊?这个人吹的好啊。”

几个人在听笛子歌曲,在这之前为他们服务的靓丽的中年女人,手里拿着支笛子来到了纪大光的身边,递着笛子对他笑着说:“来,一唱一和、助助兴。”

纪大光笑着接过笛子说:“好,听人家吹完。”

远处的笛子声停,纪大光站起,站在树下试了试笛音,开始吹歌曲(人间第一情)

曲调的歌词是:“有过多少不眠的夜晚,抬头望见满天星辰.....”

纪大光的侧身站的位置和民宿屋侧后纪玲坐着的茶桌,可以构成了一条斜边型的连线。

纪玲开始盯着拿笛子的女人,待纪大光的吹笛曲渐入佳境,纪玲眼中的泪水已忍不住滴落下来。纪玲站起移步在民宿屋的后墙边,脸对着墙开始掉眼泪。

梁世宏跟了过来,站在了纪玲身边,笑着安慰着纪玲:“你看你咋像个孩子一样。没想到纪伯伯的笛子吹的这么好啊。”

相邻民宿的景观树下,在那画画写生的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说着悄悄话,开始朝这里张望。

纪玲说:“我是高兴老爹有女朋友了,有人为他准备的笛子。”

梁世宏说:“对呀,以后老爹的生活有人关心,应该高兴啊!”

纪玲说:“可是我总是能想到我老妈存在时候的样子,我已经不能管住自己了,也许我真的病了,应该吃点药了。”

梁世宏说:“啊,吃什么药啊?当你能说出这种话时,已经不用药物的力量了。不知道你会难过,现在身上又不盛行准备着手绢儿,要不,我借一下我的衣袖让你用用?”

纪玲双手挡在脸上抹着眼泪,一手挡着嘴,忍不住笑了。

纪大光已开始吹奏第2首曲子(声律启蒙),曲调在蓝天景物空间里飘荡着。

附近民宿游客中的一个小姑娘,随着笛子的曲调开始跟拍唱和。

 

58

(1)外 夜晚 路灯,

夏牡丹把车停在住宿小区内的停车位上,从车内出来锁好爱车,然后朝自己的住宿楼而进。

(2)楼层电梯间 灯

夏牡丹从电梯里出来,走进楼层走廊通道,看见万培林站在她的家门前玩手机,等着自己,墙角的凳子上放着一袋水果。

万培林说:“牡丹,你干嘛把定位关掉了啊?”

夏牡丹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意说:“我没关,手机没电了。”

夏牡丹开门,然后两个人先后进了客厅,开灯。

(3)客厅 内 灯

万培林说:“牡丹,你想不想吃东西?吃个水果?还是给你点的外卖?”

夏牡丹勉强笑笑:“我啥都不想吃,我累的很,嗓子也有点疼,我想早点休息。”

万培林笑着说:“我知道!”

夏牡丹说:“我真的嗓子疼,不信我吃药给你看。”

夏牡丹拿起电视机柜上放着的一盒感冒灵颗粒冲剂,拿出一袋撕开,脸对着墙开始往嘴里倒。

万培林从茶几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站在夏牡丹身边笑着说:“怎么这样吃药啊?呛着啦!我是想说,我知道我在这里再呆下去,影响你休息,我待会儿就走、就离开行了吧?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心情好了点没。”

夏牡丹说:“有什么好看的,我真的想通了,以后你喝你的酒,我真的不过问了。”

万培林沉默着,然后笑着说:“牡丹,我真想使出夸夸人的技能,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你是不是真的希望我现在就离开了?来,亲一个,我马上就离开。”

夏牡丹接过水瓶子,喝口水笑着把身体转开了。

万培林说:“嗳,牡丹,多长时间了?你干嘛还说到做到啊?你能来我那里过夜,干嘛我不能来你这陪你一晚上啊?.....行,我现在就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万培林走到房门前,开门离开了。

59

雨过初晴,落日霞光,

纪玲下班从电梯间出来,经过的人手机里轻声的播放着音乐,纪铃随着音乐同路,过完马路,沿人行道进入街心花园的石板小路,梁世宏已在园中的一座凉亭下,坐在那里等她了。

梁世宏坐的木椅长凳上放着折叠雨伞和几盒包装酸奶和一盒巧克力。

纪玲取下随身包,挨着梁世宏坐下。笑着说:“你是在这躲躲雨吗?”

梁世宏笑着说:“是啊,有对情侣看我坐在这里坚持,就把位置让给我独享了。”

梁志宏提起食用包装袋,递给了纪玲,纪玲拿出一盒酸奶让着说:“世宏,来一起补吧!”

梁世宏笑着说:“我不用,你自己吃吧。纪玲,我坐在这很长时间,考虑如何对你提出一个问题。委婉一点说吧,针对我目前的状况,你认为我的意志力薄弱吗?”

纪玲打开酸奶盒子,低头用小勺挖着酸奶吃着笑着说:“你是指哪方面啊?你是个学霸,当然身上具备很多完善的意志力,至于感情生活吗?说你不会选择妥协,那你就不会选择回家来度假了,你希望我问问的你前女友吗?”

梁世宏笑着说:“无所谓,只有结果很重要,她已经结婚了。”

纪玲说:“那你想问我的前男友吗?”

梁世宏说:“今生不会过问一句。但凡还存着一个男人能够也可以关心着你,如今我遇见你的时候,你的身影和心里不会这样孤单,纪玲,你认同我对你这样的评价吗?”

纪玲笑着说:“我记得你说过,关于一个人能否接受一个人的邀请之类的话,那你现在就对我发邀请函吧。”

梁世宏笑了,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了,说:“我、今天,就去预订我们两个人的飞机票。你现在干的工作,你没有嫌弃,到了上海,你想要要有的工作,一定会前途无量的。唯有一点遗憾的地方,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上班以后,我们相处的时光就不能经常像现在这样浪漫了。”

纪玲笑着说:“今天我们能这样坐在这,你觉得很浪漫吗?”

梁志宏说:“今天是值得我最留恋的日子。我如今还在很自私的担着心,哪一天你可以恢复了自信,又可以在以前的工作中寻找到一种乐趣,还会有男人发现了你身上存在的美好,如果是这样,我也在问自己,我是否还有实力留得住你?所以现在,我们生活中的一种淡然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值得珍贵。我崇尚生活的简单,跟不上女朋友追求浪漫的步伐。但我能够想象的出,我们在一起,你会怎么的要求我?”

纪玲笑着说:“上学时小组长的担子也没有轮到我挑过,我哪会要求别人啊,你不要对我感到失望,我一定会不离不弃。来,提个小小的要求,把我吃剩下的东西喝掉。”

梁世宏笑着把纪玲吃剩下的酸奶盒接在手,用小勺舀了一勺吃在嘴里,问着纪玲说:“那我也提个小小的要求,明天去把工作辞了吧,准备准备。”

纪玲说:“好!”

60

网吧游戏大厅  内  晚

显示屏显示的光亮。

徐刚、陶湛湛坐在幽暗的位置在打游戏,手边放着吃过的零食,正在喝的饮料。

陶湛湛的电话铃响,然后接电话。

两个人开始退出游戏,一起离开网吧。

61

外 夜

网吧附近的绿地上,远处出口处,太阳能的照明灯光朦胧的亮着。

徐刚和陶湛湛来到绿地前的停车位,在徐刚的车前,陶湛湛一眼看见了徐刚车窗前,放着的一个男士手抓皮具钱包,陶湛湛伸手拿过说道:“什么意思呀?停这么多车干嘛放你车上啊?”然后递给徐刚,掏出自己的手机打亮了手电筒。

徐刚接过手抓包说道:“有孙子锁定了我了吗?不会是上网来的人吧?”

徐刚开始查看钱包,钱包内一个迷你型的小手机,徐刚翻看了一下手机,把手机递给陶湛湛说:“一个联系人都没有,什么意思?”

陶湛湛拿过电话说:“能拨打出去吗?”然后拨打自己的电话,自己手上的电话响了。

徐刚抽出一张做工精美的书签,上面还有书写堪比书法的钢笔题字——幽兰,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落款题字,陈毅。

徐刚把书签递给了陶湛湛。

陶湛湛看着说:“哇,这个字我喜欢,是我的菜。”又随口念着书签上的题字。

徐刚又从包中掏出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一元硬币,一张五角梅花硬币。

徐刚看着身份证叫着陶湛湛。

陶湛湛惊呼道:“我的个神儿,这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徐刚说:“男人啊,看,93年的,照身份证不能开美颜吧?”

陶湛湛说:“我的神儿,我们男人还可以拥有这样的颜值啊!为我们男人的魅惑感点点赞,让倾城在我心里的分量缩缩水吧!他也叫陈毅,看他写的诗像不像是首情诗啊?嗳,不会想来找你来眉目传情的吧?找他去,问问这花痴想干什么?”

徐刚笑着说:“找什么找,又不是本地的。你确定他是来美目传情的吗?”徐刚笑着推了陶湛湛一把。

陶湛湛笑着说:“谁知道这孙子想干什么啊?钱包里就放硬币1块5,竟然一分钱都不想多放,放张银行卡干什么?有钱吗?”

徐刚说:“有没有钱上网一查不就知道了吗?”

陶湛湛说:“算了、算了,扔了算了,说不定这花痴就准备讹你一下呢。”

徐刚说:“讹我,怎么讹?”

陶湛湛说:“我哪知道啊?”

徐刚从陶湛湛手中拿过手机说道:“行,兄弟,你可以置身事外,静观其变。孙子既然锁定了我,肯定有备而来,爷就陪他玩玩。”

曹湛湛说:“玩什么啊?说不定他就想让你网上聚聚呢。”

徐刚说:“我知道,放心吧,他会打电话的,我不动他卡上的钱,这东西先放我这两天吧。那字儿既然是你的菜,你先留着不犯法吧?走吧,别让你爷爷在家等你了,急了,明天再想出来玩儿,还想有自由吗?”

陶湛湛张了张嘴,但是忍住了不再说什么。

徐刚、陶湛湛各自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开车离开了。

 

62

外 夜

夜幕下,小区内虽然有景观灯,但已不见了人影的踪迹,小区里一片沉寂,

徐刚的车停靠在一片景观林前的停车位上,开着车灯坐在车里开始用手机在录视频。

徐刚说:“欢迎广大网友前来围观。看着这个钱包,档次不低吧?一个多小时以前,这玩意儿就放在我的车子的车窗前。看看钱包里的东西,两个硬币,一张银行卡,还有张身份证。看看这张身份证吧,是不是有点魅惑人啊?希望广大网友相互传阅了。现在再来欣赏一下这张银行卡吧,有认识的人吗?能想到银行卡绑定的手机号吗?有人能@到他吗?另外我@一下警察叔叔,来行行好吧?如果卡里有钱,不会真的有人把持不住,还敢来盗刷一下下吧.....”

63

(1)客厅 清晨

纪海燕准备好了早餐,在客厅里叫着徐刚。

徐刚睡眼惺忪的出了自己的卧室。

纪海燕端过一杯水说道:“先喝水,”

徐刚喝过水,去洗手间洗脸。

此时传来敲门声,纪海燕去开门打开房门,看门外站着两位警察,问道:“警察同志,你们找谁?要找我儿子徐刚吗?”

此时的徐刚已迅速的奔入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锁。

(2)卧室 清晨

徐刚从电脑桌上拿过自己的手机,开始对陶湛湛发信息:湛湛,卡上的钱我动了。警察到了、去找我姐,让她来陪陪我妈!”

(3)客厅 清晨,

纪海燕拍打着房门叫着:“徐刚,你开门。”

卧室里传来徐刚的回答:“等一会儿,再逼我,我跳窗户了。”

纪海燕说:“徐刚,你跳吧,你跳过我再跟着跳。家里的房子你都敢卖了,还有你不敢面对的吗?”

警察说:“阿姨,你先别着急来,你看一下徐刚发的视频。”

徐刚打开房门,手里拿着钱包和充电器笑着说:“警察大哥,视频发过我就后悔了,我是真担心有高手把卡上的钱划走,才动了一点卡上的钱,剩下的钱我还设置了24小时延时支付。”

警察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和传讯单说:“徐刚,你有没有恶意侵占他人财产,要等事实判断说话,但是你在网上肆意泄露公民身份信息,银行卡卡号信息,你已涉嫌扰乱国家金融交易安全规则,请你积极的配合我们去接受问讯和调查。”

徐刚说:“行行行,什么查都行,我配合。”

纪海燕弯腰拿起自己穿的拖鞋,拍在了徐刚的身上:“小崽子,你好日子过够了是吧?”

警察急忙上前拦住了纪海燕。

纪海燕气极的叫着:“徐刚,你等着,你被关进去,我和你老爹不会去看你一眼,我说到做到。”

纪海燕看着徐刚被警察带着离开,眼泪开始奔落而下,她进了卧室。

纪海燕换了身长裙,收拾了几件随身穿的衣服,装进个旅行小包。关了家中的电闸;自来水的阀门;把手机和充电器装进随身小包,抹干了脸上的泪痕,戴了一副漂亮的墨镜,锁门离开了。

64

客厅 旭日东升,

纪玲听到敲门声去开门,梁世宏提着买的早餐进来了。

纪玲笑着说:“你从来就没有睡过懒觉吗?”

梁世宏说:“几点啦?还睡懒觉啊,你趁热吃吧。”

纪玲说:“你吃了没?陪我一起再吃点吧?”

梁世宏说:“你觉得我不吃饭,我老妈会放我出来吗?”

纪玲坐在茶几前开始用早餐。

纪玲的电话响,纪玲开始接电话,说:“湛湛,”

陶湛湛说:“纪玲姐,我待会儿给你发个视频,徐刚让我找你,去陪陪海燕姨,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先去了,我在那儿等你。”

纪玲开始看视频,顿时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发颤了,说:“徐刚、想干什么啊?”

65

电梯间楼层通道 日光,

陶湛湛已等在了徐刚的家门前。

等纪玲和梁世宏来到近前,陶湛湛说:“我按过门铃了,阿姨不开门。”

纪玲拿出电话开始拨打电话,没有应答。

梁世宏问着陶湛湛:“湛湛,徐刚什么时间和你联系的呀?发生的事具体情况你知道多少?”

陶湛湛拿出手机让梁世宏看徐刚发的信息,同时说:“哦,对了,当时钱包里还有个手机,联系人信息空白,但可以拨打电话。还有,只有这个书签留在我这儿。”

纪玲从梁世宏手中拿过了湛湛的电话,看着一滴泪珠就滴落了下来,

陶湛湛说:“纪玲姐,你别着急,徐刚可能也意识到了卡上的钱万一被盗刷走了,所以才会动了卡上的钱。”

梁世宏说:“纪玲,别着急,这书签上的字体我见过。”

纪玲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下,她忙打开手机,看语音留言。

纪海燕发来的语音说:“纪玲,我回乡下啦!不用再为徐刚操心,再操心下去,什么时间才能到头啊?我们管不了他,有管他的人。我开心的很。”

梁世宏说:“湛湛,你开车了吗?开车了就送我们去找牡丹,现在我给她打电话。”

陶湛湛说:“世宏哥,我开了。”

几个人开始走电梯下楼。

66

外 日,

小区的景观花园。夏牡丹看着手机,已站在停车位上自己的车前在等梁世宏了。

陶湛湛停车,梁世宏和纪玲从车上下来。

夏牡丹等梁世宏来到近前,夏牡丹说:“哥,把书签给我。”

梁世宏把书签递给夏牡丹,夏牡丹把书签装进随身包,对纪玲说:“姐,你别担心,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哥,到时候别忘了接我的电话,把电话打开。”

夏牡丹开车门坐进了车内。

梁世宏说:“牡丹,开车注意安全。控制情绪。”

夏牡丹说:“我知道。”夏牡丹开着车离开了。”

梁世宏说:“湛湛,走,跟上去。”

67

(1)xx汽车销售门市店 内 日 灯

在展销大厅,万培林和两个工作人员站在一辆开着车门的小轿车前说话。

夏牡丹带着个墨镜进来,有人示意了万培林。万培林于是迎了上去,看夏牧丹一脸怒色,他笑了,领着夏牡丹进了一间办公室。

(2)办公室 日

夏牡丹说:“帮我打电话,联系陈毅。”

万培林笑着说:“不用,他出去旅游了,有事你问我。”

夏牡丹拿出书签儿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万培林笑着说:“我做什么啦?至始至终都是他自己在做啊!我在卡上只存了5万,没有存15万,我已经对他高抬贵手了!”

夏牡丹说:“回答,你为什么把钱包放在徐刚车上?”

万培林说:“我为什么不能放?他不是嫌自己没能早点认识我吗?借用一下一个网络小红人的名言,宣泄一下我的愤懑和委屈,相遇总是有原因,不是恩赐就是教训,他这么嚣张,他能例外吗?”

夏牡丹说:“相遇认识就是错吗?你相遇相识的师长、同学和朋友,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吗?你喝醉无助,手机掉落在地上,难道没有一个陌生人对你伸出过援手吗?你比他多吃了几年饭,难道就有资格活得让人说不得了吗?人家说的有错吗?你不戒酒,我们之间的矛盾在认识他之前就存在,你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看看你写的字,除了狰狞,幽兰还能放哪里?一位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那博大无私的人生情怀,应该是你利用的这样吗?你怎么不写写赣南游击词呢?粮食封锁已三月,野菜和水煮,利用这样的岁月艰辛去共鸣,来宣泄一下自己的愤懑和委屈,彰显一下你的人格魅力不行吗?万培林,你听着,就算你没有报警,但你是成心在伤害我的朋友,我心里很难受。徐刚,被关一年,我们就分手一年,被关两年,我们就分手两年,我说到做到!”

夏牡丹说完脸上带着怒色,转身离开了万培林的办公室。”

(3)外 日

夏牡丹出了汽车销售门市店,来到自己的停车位前,坐进了自己的车子,开车子离开了。

万培林也跟了出来,在门店停车位,坐进了自己的车子,开车追了出去。

在门店的停车位上,陶湛湛的车也停在了这里,陶湛湛说:“世宏哥,我们也跟上吗?”

梁世宏说:“不用,事情就交给牡丹处理吧!湛湛,送我们回去等消息吧。纪玲,别着急,我们等牡丹的消息。最坏的结果是我来请律师。”

陶湛湛缓缓的开动车子,然后开着车子,正常速度驶离的汽车销售的门市店。

68

外 日

车辆单行的马路上,夏牡丹开车在有林荫的临时停车位上停车。紧随而来的万培林紧挨着夏牡丹的车位也停下了车子。

万培林绕过车子,沿路边石和方形砖砌成的树床边沿,站在了夏牡丹的车窗前。

夏牡丹已摇下了车窗说道:“万培林,你追着我有用吗?”

万培林说:“牡丹,我让陈毅给钱包里的手机打电话,对警察坦白,就说是我在捉弄你的朋友,实在不行,我亲自上阵,让警察关起来我、行了吧?”

夏牡丹说:“我怎么知道陈毅打电话了?”

万培林说:“我在让他给你发个电话语音,你可以放心了吧,!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万佩林开始拨打电话。

69

外 日

陶湛湛在开车行驶在大马路上。梁世宏和纪玲坐在车上说话。

梁世宏说:“纪玲,你还有没有心情去你单位里走一趟?”

纪玲说:“辞职信息我已经发给单位了,去不去都行,大不了工资不要了!”

梁世宏笑着说:“好,不要了。湛湛,待会找个位置停车。”

纪玲说:“世宏,你也看到了,我遇到点事儿就是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心理素质太差了,想想我姑姑大义凛然的样子,甩开手回乡下的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我那一副尊容何苦呢?世宏,今天的事儿我真的要谢谢你啦!还有湛湛,湛湛,姐,今天也谢谢你。”

陶湛湛说:“姐,你客气了。世宏哥,我在这里也要对你说声谢谢了。车停在这附近可以吗?”

梁世宏说:“可以可以。”

陶湛湛把车停在一处有绿植的停车场,梁世宏和纪玲从车上下来,陶湛湛也跟着下了车。

梁世宏说:“湛湛,你回去上班吧,有消息我通知你,

陶湛湛说:“我哪有心情上班啊?”

梁世宏笑着说:“那、要不陪我们一起转转,等着牡丹的消息。”

陶湛湛说:“你们转吧,我在这等一会儿说不定就想回去上班了。”

梁世宏:“那我们走了?”

梁世宏陪着纪玲,他们两人离开了。

陶湛湛重新回到车上,打开了车上的音乐,乐曲是(手心里的温柔)

陶湛湛拿过车上的解压玩具在手中一松一紧的挤压着,眼睛盯着近处远处的风景,一脸的凝重,车上的音乐在煽情的唱着.....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天长地久.....

70

外 晚

一处住宿楼,万培林在乘电梯,一男一女一对儿小情侣随后,中途电梯门开,陶湛湛进来,湛湛戴了副口罩,还戴了一顶帽子。在21楼电梯门打开,还没有等万培林出去已涌进来两个年轻人,男性,加上小情侣中的男人,三人,挡住了万培林的去路,一起控制在万培林身边,在电梯门关闭的同时,三个年轻人便松开了王培林,万培林默不作声的看着他们。

陶湛湛上前手按在万培林肩上说道:“你放心,看在倾城的面子,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他们只是来助我一臂之力的,不会动你一根指头,我来和你谈。”

万培林说:“钱包的事情我很抱歉,善后的事情我也做了,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吧,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

陶湛湛说:“我知道,我兄弟如果有惊无险,如果我有心情,我来负荆请罪。”

71

外 夜

近处远处的楼市以及街上,灯火辉煌。

住宿楼的顶层还有两个年轻人在等候,几个年轻人给万培林头上套了个袋子,有人抱着他给他双脚上、双手上各套上了个袋子,捆扎了袋子口。然后放到他在地上。

 

陶湛湛拿着一对儿相扣在一起的皮带,开始在他身上抽打。围观的人有的用手机照明,有的用手机录像,还有的人开始用手机播放歌曲(上海滩)

陶湛湛说:“不打你的脸,已经是给你留面子。你让我兄弟在我面前颜面尽失,我能置身事外,是让我感到侥幸吗?我已经压抑够了。我那天就该想到,在停车场找一找你。你玩弄我们兄弟在股掌之中很得意吗?你厉害,你是个秀才,大道理说起来可以天花乱坠,我失去了兄弟的陪伴,我也无助的很,我找谁说理去,你们秀才不是有句名言吗?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今天就想用用天下父母用的方式,教训教训你,这道理你能讲清楚吗?”

万培林说:“小子,这样打有意思吗?有种你扒光我的衣服打。”

陶湛湛停下了手,说:“想干嘛,希望我罪加一等吗?随便扒女人的衣服是侮辱罪,那我们男人就不是人了吗?你愿意裸体我还不愿意看呢,现代社会赤脚走天下可以,不会有人拦你,如果还敢选择裸奔的人,那是智障,你智障吗?你不能选择裸奔,让你赤脚走回家的愿望实现一下也无妨,有谁愿意来满足一下他的这个愿望?”

此时走过来一位看着稚气尚满的年轻人,过来为万培林脚上松绑,拉下袋子,脱下一只鞋子,突然起身一手甩了出去,鞋子被甩下楼去。”

陶湛湛说:“你想干嘛?希望扔下去砸死人吗?”

年轻人说:“我哪想那么多了,那咋办啊?”

陶湛湛说:“哪个方向啊?看看动静、下去找啊。”

有人陪男孩儿下楼。

陶湛湛为万培林的双手松着绑,说:“你是生活中的游戏高手,我认栽。我,陶湛湛,你报警吧,送我去安慰兄弟吧。”

陶湛湛一把拉掉万培林头上的带子,对几个同伴说道:“走。”

陶湛湛几个人离开。

万培林顺势平躺仰望天空,不多时又顺势坐起,脱掉还穿在脚上的一只鞋子,掂着站起,走到护栏墙体边,看高楼之间路灯能照亮的绿植丛中的风景。

72

外 夜晚

万培林的一只鞋子被扔在了2楼露台遮阳板上的太阳能装置上。

73

治安处罚,行政拘留看守所 内 日

夏牡丹坐在探视窗口前,与坐在探视窗内的徐刚在交谈。

夏牡丹说:“徐刚,我已经对万培林发过狠话了,我要和他分手,一直到等你出来。你心里不要记恨万培林了,为了你的事他也做了努力,跑前跑后。不管你相信不相信,现在心里最难受的人是我。”

徐刚笑着说:“你真的要和他分手到等着我出来?不会吧,是我脑子一时发热,缺根弦儿,你干嘛给我这么大的面子啊?”

夏牡丹说:“我还有难受的话没有说出来呢,为了你,湛湛鞭打了万培林。我绝不姑息养奸,我决定和他割袍断义了。”

徐刚笑着说:“牡丹,湛湛比我聪明。不像我一样,做事总是这样不计后果。他才是真的喜欢你,是你的、真正的铁杆粉丝迷。他选择一种打脸似地告别,对我们青春的热爱向自己做出一个承诺,一定鼓足了足够的勇气,也算是对我的一种安慰吧。”

夏牡丹笑着说:“有这样安慰人的吗?告别分手的仪式很多,干嘛要虐人还虐己呀?是想让我反省交友不慎吗?我真有点怀疑自己的交友能力了。我还妄想和你们称兄道弟呢,还害怕自己把握的尺度不够呢!我是不是缺心眼儿啊?干脆让我自杀式玩法成全你们算了。我走了。”

夏牡丹说着准备站起身。

徐刚笑着说:“牡丹,谢谢你能来看我。不要责怪自己,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们男人。”

夏牡丹从脖子的衣服下拉出一块奖牌,伸手递给了徐刚,说:“并非只有你们有青春的热爱;这是万培林少年时期曾经获得的武术散打少年规定拳的奖牌。你和湛湛看着共勉吧。”

夏牡丹突然笑了,站起身,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身离开了。

74

治安处罚,行政拘留看守所 内 日

看守所探视柜台窗口,窗口前对坐着陶湛湛和他的爷爷。

陶湛湛的爷爷说:“湛湛,每一位公民都像你一样,随心所欲的来喧泄一下私愤,是不是无法无天了?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没有和谐和安全感了,以后爷爷我还敢一个人出门吗?你妹妹还敢一个人出门在外吗?湛湛,你认为爷爷说的有没有道理啊?”

陶湛湛说:“爷爷,不是每一个公民都会像我一样!”

陶湛湛的爷爷说:“维护社会安定和和谐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尽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不能把希望总是寄托在别人身上吧。”

陶湛湛说:“我知道了,爷爷,我错了行了吧?”

陶湛湛的爷爷从手提袋里掏出几本书,说道:“湛湛,我找了几本名人轶事,你有时间看看人家这些人在年轻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在做些什么?.....”

陶湛湛手挡着爷爷递过来的书说:“爷爷,这里要学的东西够多了,我哪还有时间、我哪还有心思看什么名人啊!不看不看!”

附近站着的一位正在值勤的年轻警官移步到陶湛湛的爷爷身边笑着说:“爷爷,他不看就留下给我们看吧!”

陶战的爷爷笑着说:“好好好,我孙子给社会添乱了,我在这里对你们说声对不起了!”

75

外 日

纪玲家的住宿楼下,纪玲帮着梁世宏搬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夏牡丹车子的后备箱里放。

夏牡丹笑着用手机给他们录视频。

 

外 日

夏牡丹开车驶离了闹市区。

夏牡丹开车驶上了一条公路,道路尽头两侧林荫的大树,仿佛是留有一线天的通道。

夏牡丹说:“哥,等你们结婚办喜宴的时候,婚庆就交给我了。”

梁世宏笑着说:“我们不会好事多磨,一纸婚书而已。旅游度假也不如我们一起回家来度假,更别提是婚庆了。我们准备免了,就静悄悄的宅在家里,度我们的蜜月了。等孩子都有了,让别人去惊呼吧。”

夏牡丹笑着说:“哇,这时髦我欣赏!那等明年我侄子侄女出生,我去考虑考虑是做姑姑好还是当干妈好。”

纪玲笑着说:“牡丹,你侄子侄女明年不一定能降临人世。我和你哥至少要备胎半年甚至一年。等身体各项指标达到了集优状态,你的愿望才有可能会实现。”

梁世宏笑着说道:“等到那时,牡丹,希望你能记着你的兴致、还会保持这样好的状态。”

夏牡丹说:“会的,我是谁呀?夏牡丹啊!”

 

纪玲的电话在推送信息,纪玲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视频和梁世宏一起观看。

 

在纪大光家的院子外面的林荫下,纪海燕教一些小媳妇儿、老阿姨、小孩在跳广场舞。

树下石凳上坐着位老太太,手上半举着一个随身听,跟着音乐的节奏,随手晃动着。

随身听播放的舞曲音乐【点赞新时代】

.....

太阳的歌,大地色彩。

大地的歌,母亲情怀。

如画江山,繁华盛开。

厉害了,中国辉煌新时代。

......

 (剧终)

作者:时尚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